中艺华夏书画家网(官方门户网)
弘扬中国书画 新角度 新深度 新高度 打造一流的中国书画名家之家 http://www.zgshjysw.com
站内搜索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Q    Q:443062004

邮 箱:443062004@qq.com


深切的怀恋 无限的追思  ——忆周北溪先生的诗书画艺术

 
2016-04-27 06:19:12 来源: 华龙网-《重庆艺苑》

   文/粟 彪  责任编辑/杨必位

   编者按:今年夏历乃丙申岁,十二生肖轮回属猴年。猴年里,自然想起了闻名遐迩的有“蜀中周猴”美誉的画家周北溪。周北溪生前是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馆馆员,也是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馆馆员,对文史事业的贡献自不待言,对社会尤其是文化艺术的贡献更是有目共睹、有口皆碑。值此猴年,特推出擅长画猴享誉社会的画家周北溪作为“巴渝风流”之一员,应该有一定的意义吧!希望读者关注并喜欢!

   “夜来山郭送秋声,窗外萧萧傍枕鸣。移到墨香飘笔砚,竹风竹雨和诗吟。”每每吟诵北溪先生脍炙人口的诗句,总会令人心潮澎湃,激情荡漾。

   北溪先生1913年生于重庆合川,2003年病逝于四川成都,享年90岁。生前曾任四川省政协常委,四川省政协诗书画院院长,四川省诗书画院顾问,重庆市美协、书协顾问,重庆市交通大学美协名誉主席,中国东方书画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中原书画研究院首席名誉院长等职。毕生酷爱诗联、书画、文学、戏曲、武术、气功,造诣颇深。自幼天资聪睿,思维敏捷,勤于探索,思想激进。青少年时期便崭露出超凡的才华,一生集诗三千余首,实为诗翰中难得之精品。诗中那直朴真诚,意境深邃,构思奇巧,言简意赅,清心明快,赋予哲理的语言耐人寻味;那爱憎分明,情操高尚,发人深省,激进向上,热情奔放,超然豪迈的诗风令人赞誉。

   北溪先生最早写诗应追溯到他的青少年时代。段枕流先生在编著的《周北溪诗选》中叙道:“北溪老友是一位自学成才的杰出诗人和书画家,十七岁时开始写诗。那些年,《合川日报》曾多次登载过他的诗作。”他充满朝气,神情飞扬。抗日战争时期,北溪先生写了大量的诗稿,以实际行动积极投身到抗战的队伍中去,用诗歌和手中的画笔为武器,义愤填膺地声讨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行径:“青空传战鼓,鹃梦染血衣”;“壮士掩蓬扉,匹夫当大敌”;“莫轻损一子,蛮倭减一骑”;“收我极边地,复我旧时辉”。诗中句句激昂,字字铿锵,道出诗人对祖国大好河山的无限眷恋和对日本法西斯侵略者的刻骨仇恨。

   新中国成立后,北溪先生的诗风骤转:“最是今年春意早,这多人洗花衣裳”;“难怪此间风物好,溪山曲曲社田低”;“最爱莲花白菜好,辣锅煎脆玉芙蓉”。段枕流先生回忆道:“诗人以最朴实率真的语言记录下了人民翻身做主人的幸福情景,流透出诗人久旱遇甘霖、枯木喜逢春的欣慰和感慨。”

   在北溪先生所绘画的作品中,大多是边作画边酿诗,画好诗成,提笔一挥而就,且琅琅上口,很具韵味。他一生写了不少题画诗,这与他扎实的文学功力密不可分。题画牡丹诗曰:“不分魏紫与姚黄,展向东风试艳妆。千载无心争次第,偏教名位做花王。”题梅花诗曰:“劲骨坚枝耐岁穷,寒香千载艳深冬。算来人共梅花老,屡历冰霜未改容。”题画猴《捞月图》:“攀援接臂挂长松,总觉风光在险峰。梦想翻天天不塌,水中捞月一场空。”诗文紧扣画面,以诗衬画,以画衬诗,诗书画珠联璧合,相得益彰。诗以拟人的手法反衬出诗人的品格和情操,增添了可读性,增强了画面美。诗书画的有机结合,富有极强的感召力。大量的题画诗,给诗人拓展出一个全新的、时代气息浓郁的绚丽空间:“几家笔手留春驻,泼尽胭脂湿画廊”;“嫩寒尚未催梅雨,花落空阶比燕忙”;“秋光也共忙人老,一夜芦花尽白头”;“春光这里年年好,小艇不来画幅空”。画中的诗句言辞精练,回味悠长。

   北溪先生研究书法是从儿时便开始的,那时的他,家境贫寒,生活拮据。但酷爱书法艺术的北溪先生从来临池不辍,矢志不渝。他早年情钟“二王”,师法晋唐,笔追北魏,用功极深,为日后从事书法艺术事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中年后伏案耕作,夜以继日,撰写了不少学习书法的心得和论文,对传统书法艺术进行了精辟的分析和详细的阐述。他不断地在姊妹艺术中汲取营养,增强书法艺术的厚沉和凝重感。通过练习剑法,他在舞剑的过程中得到灵感,在一招一式里受到了启迪,独创剑式笔法,编纂了《通书剑谱》。对书法艺术走向更深领域凝集了稳实的根基,晚年则兴致不减,在遍临“癫张狂素”的草书作品过程中,悟出了真谛,萌生出一种超狂的感悟并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创造性的发明了“交藤书”。他将自创的交藤书体归纳为三个特点:一是开拓书艺行间变化的发展;二是调畅笔者的心胸,大增狂逸之妙;三是有法度可循,而杜漶漫之失。从中不难看出北溪先生对书法艺术的严谨认真的学习态度和师法古人、造化自然的超凡卓越之书风。李国瑜先生在《周北溪书法选集》中序道:“综其特点于行草特妙,气势挺拔锋芒内敛,结体古朴流畅顾盼多姿,墨韵与山川并秀,丹青与翰藻同辉。”其草书“宏中肆外,玉润珠莹,凌云垂露,倒韭悬针,飞毫拂素;观之者神往,效之者力难,当其挥洒淋漓,如天风海雨,纷至沓来,似天花散落,香溢行间。波磔点画,顿挫抑扬于紧密中见疏朗,于沉着中见险奇。大有立若千峰叠翠,驰如万马脱羁,若非胸蕴六合,气薄云天,奚能臻此。”国瑜先生非常精到地论述了北溪先生在书法艺术领域中取得的高深成就。拜读北溪先生的书法力作,顿感书香袭人,使人眼前一亮。他深厚的功力,沉厚的修养,渊博的学识,谦逊的态度,宽广的襟怀,资深的论理,实非常人所能企及。

   北溪先生一生痴迷于绘画艺术,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青年时代的他,曾在成都公园为游人画像,一来可锻炼自己的技能和心态,二来可挣些零碎钱补贴学费和家用。他四处拜师访友,遍游名山大川。笔下的花鸟栩栩如生,人物惟妙惟肖,山水气势磅礴,微型画堪称画坛一绝。北溪先生最擅画猴,工笔的、写意的,戏水猴、串串猴、无所不精,无所不妙,被誉为“蜀中美猴王”。为画好猕猴,他几次从千里之外购回小猴家养,每日里观察写生,捕捉猴子的动态与情欲。他塑造的猴子形象生动灵巧,活泼可爱,百态千姿,深受人们青睐。

   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北溪先生就在成都举办了个人画展,1943年在重庆两次举办个展。1987年在重庆、成都、深圳三次举办个展。1988年在故里合川举办大型个展,同年在四川省美术馆举办了个展。1990年重庆出版社出版了《周北溪作百猴图》画作。1993年应邀赴台湾讲学并举办个展,同时获得台湾艺画大赛“王子杯”金奖。台湾电视台制作了专题片《华夏一奇·书画剑》,详细推介了北溪先生的生平和艺术成就。一幅耗时5年呕心沥血完成的巨幅力作《百猴图》亮相展览中时,更是令大陆观众和台湾同胞大开眼界,赞叹不已。只可惜此画在台湾展出后不慎丢失,当时举办方非常惋惜地愿以25万元人民币作为赔偿,北溪先生思画心切,尚未应允。如今十多年过去了,《百猴图》一直未有下落,实为一憾事也。

   作为一位杰出的诗书画艺术名家,北溪先生生前与许多著名大家交往甚密且有相同共识。“文革”期间,我国国民经济处于非常困难时期,然而在四川省合川师范学校从事美术教育工作的北溪先生酷爱书画艺术的嗜好一直未减。他常与苏葆桢、阎松父、晏济元等名家一道研讨画艺,与许伯建、魏宇平等书家交流书法的创新法则,与华君武、魏紫熙等画友共同商榷书画艺术的发展方向。他坚持走继承传统、弘扬文化、挖掘潜力、求实创新之路,使书画艺术沿着正确的健康轨迹与时俱进。

   北溪先生对艺术非常执着,极其认真,他在诗中写道:“金盔银甲涌舟旁,风物逼人入醉乡。撩乱眼花四十里,画山更比看山忙。”“征航若箭破空驰,壮丽西陵别有姿。画到情深墨淡处,好峰好物亦如师。”“一入巫峡便动容,危峰十二插空濛。眼前景物收不及,抓住南峰失北峰。”“生长嘉陵近水滨,一山一石寓情深。客中持管闲挥洒,江上风光意里寻。”直到晚年病逝的前几天里,双目失明的北溪先生都未停下来颐养清福,他对光阴的倍加珍惜在诗词中有证:“一日学攀两日程,七旬已是百年身。频嫌昼短添长夜,忙煞书斋画作人。”1980年夏,邓小平同志到四川视察工作,在成都金牛宾馆亲自接见老画家阎松父、周北溪、岑学恭、邱笑秋等十几位知名画家时,对老艺术工作者给予了高度赞许,并观看了北溪先生现场作画。

   1980年7月,台湾媒体在报纸上向全世界公开了为台湾珍稀动物雌性白猴“美迪”寻求配偶,说来也巧,在大陆云南省昆明动物园有一只雄性白猴“南南”。“南南”非常愿与“美迪”喜结良缘。遗憾的是,这善意的美好愿望未能得到回音。北溪先生获悉此事后,触动很深,想到大陆和台湾本是一家,应早日团圆。他欣然提笔赶作了一幅《双白猴图》。题诗曰:“山公思伴人思家,一样心情望眼赊。及早团圆歌永好,不须近海若天涯。”1982年4月10日,《四川日报》第四版刊载了这首诗,曾生同志写了详细的评析。云南广播电台曾多次把这首诗对台广播吟诵。然而,“美迪”仍丝毫没有反映。1983年10月,北溪先生再赋诗一首:“绝世奇珍四海惊,偏偏有偶尚离群。两心早已思团聚,独恨一方阻水深。”有趣的是,稀世动物“南南”在台湾居然无人问津,而十多年后北溪先生笔下的《百猴图》却在台湾展出后不翼而飞,真让人啼笑皆非。

   北溪先生生前在画坛享有极高的声誉,排名蜀中五老之首(周北溪、吴一峰、赵蕴玉、岑学恭、黄纯尧)。他担任着很多的社会职务。他品高德厚,谦礼怀仁,不卑不亢,平易近人。他桃李满天下,对学生及后辈毫无保留地将毕生学识全部倾注其中,给予莫大的教诲和殷切的期望。他留给我们的艺术瑰宝将大放异彩,他走过的艺术人生将永载史册!

   周北溪(1913-2003)

   重庆市合川区人,曾任合川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政协副主席、合川农工党主任委员。政协四川省和政协重庆市委员、常委。合川县美协、书协、武协顾问,主席。重庆市美术家协会、重庆市书法家协会顾问,重庆市武术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市中华书画研究会理事长。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馆馆员,四川省文史馆馆员。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院长,四川省诗词学会顾问,四川省警察书画院顾问,四川省诗书画研究院艺术顾问,四川省巴蜀诗书画研究会顾问等职。其作品曾屡载于国内外重要刊物。1988年,在合川、重庆、深圳举办“周北溪三代人画展”;同年在成都举办“周北溪书画展”。1993年6月,应邀访问中国台湾80天,得“人间国宝”之誉。中视台、华视台以“新闻人物”作全面报道,“联合报”、“中央报”等均作了高度评价。1995年、1996年,应邀赴中南海作画。1997年访问马来西亚。

   周老一生,对艺术孜孜不倦,执着追求。70年来,其绘画作品融诗书画为一体。早年猴画闻名遐迩,有“蜀中周猴”之誉,借以猴画名,掩其众多之长。先生惜时如金,精思苦究,山水人物、昆虫花鸟,自出多法。他的治学理论以“一专而旁通多能,复以多能丰富一专”,故成就卓然。其诗状物寓情,寓意清新,晚年积稿近3000首,早年有选集问世。有长短旬一集,人称其绝唱。有自撰联语近600联。他的书法,壮年博精唐人楷则、后融晋魏,功底深厚。继则专精行草、喜张颠狂素,晚年大启心扉、姿意纵横,势破前规,创“交藤体”积30余法。平生习作精选30余本。在微型山水画方面,非求于微而求精湛,凭肉眼创作能放大千倍则小中见大、大中见微,自愧按放大拟之遥不及其效果,穷索苦研三十余年,始得海内外重视,称为一绝。

   在武术气功上既是先生健身余事,又有专精。武以剑术融书法,创“通书剑谱”。气功在传统内壮功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八十岁以后还能以两百斤重铁头撞杆,撞击腹部、胸部、肝脾两脏禁区,承受千斤以上的冲击力。

   周老的为人,亦称楷模。其艺术成就是他崇高品德和文化学养的结晶。一生成就,夜课艺业,每逾深宵两点,自我调侃“一日学攀两工程,七旬已是百年身。频嫌昼短添长夜,忙煞山斋作画人”。

  周北溪其他作品: